第三百零三章 祸水东引【1 / 2】

侍卫见南宫定反应,吓跳,

将奏报重新遍。

「身布衣,禁军牢提?」南宫定重复遍。

「王爷,此蹊跷。」李飞白装傻:「方才,司徒牢门,随即急匆匆,司徒忧提走?」

闻言,南宫定冷脸问:「清楚?」

「属牢门晃荡,清二楚。」侍卫肯定答

回答,南宫定刚才奏报侍卫唤

司徒忧身盔甲,牢门做任何?」南宫定重复问

,王爷。」先侍卫答

胆!」南宫定喝。

侍卫吓赶紧跪

底谁谎?」

战战兢兢,言回:「属……属句句属实,半句谎言。」

「王爷,旁边侍卫,千真万确,打死属敢欺瞒王爷。」

谎,南宫定眉头紧皱。

望向李飞白,见皱眉沉吟,显法解释。

「报!」

筹莫展侍卫进殿

「今奏报倒频繁。」南宫定句,随:「?」

「禀王爷白司尉,今……今件怪。」侍卫眼神惊恐。

置信。

「什?」李飞白接话。

已经知侍卫

「属南街转角,见……见司徒忧。」

「两司徒忧?」南宫定眼神寒,拳头紧握。

机警,已经明白原委。

「正布衣,牢门提走,另盔甲,转角处何,马突受伤,差点将掀翻,才徒步走牢门,随急匆匆离。」

「本王知吧。」

许久,南宫定方才冷声

嘴角声苦笑,李飞白奈问:「王爷,您觉司徒忧才?」

见南宫定反应,李飞白知应该已经猜真相,话。

呢?」南宫定神色阴冷。

思绪似乎飘处。

盔甲。」李飞白假装,犹

「何?」

「身布衣,冒充司徒忧将提走,真司徒忧赶,怎巧,恰巧转角处马受伤,显冒充。」

「易容,易容!」

南宫定并乎谁真谁假,星象佛骨丢失

「王爷思,盗取佛骨救走犯?」李飞白假装惊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